南方都市报!为您优选文章,天天快乐阅读!
欢迎您的到来,请登录注册 哇!繁體版
首页 > 我是志愿者:从没想过有一天我会走遍社区的每个角落

我是志愿者:从没想过有一天我会走遍社区的每个角落 作者 / 鲁雅畅

  从没想过有一天我会走遍社区的每个角落 | 我是志愿者

  我叫康非,是一家体育用品专卖店的店长。我的家在武汉市青山区船厂社区,这里有62栋楼,全都是30年以上房龄的老房子。要不是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,真没想过有一天我会走遍这里的每一个角落。现在,我是船厂社区的一名志愿者,负责楼道的防疫消杀工作。

  32斤重的喷洒器,一背就是七、八个小时

  消杀用的喷洒器一次可以装16升消毒水,大概有32斤重,这一个月来,我每天的工作就从背着它爬楼梯开始,有时一背就是七、八个小时。船厂社区的这些老房子没有电梯,最矮的3层,最高的7层,穿着闷热的防护服跑上跑下,几个来回下来,里面的衣服就湿透了。

  一天里,我大概会喷洒200斤左右的消毒水,进出20多个门栋。楼道消杀工作的重点是楼梯和扶手,先用药水喷洒哪里也是有讲究的。一般上楼的时候喷洒楼梯表面,下楼的时候喷洒扶手,因为如果上楼时喷洒扶手的话,药水就有可能溅到脸上。

  和陈师傅朝夕相处,他的举动很感染我

  这些消杀的技巧都是同组的陈师傅传授给我的,从2月18日到社区报到的那天,我们就成了搭档。工作时,我和他一人负责一个门栋。陈师傅话不多,是个细心人。他特意嘱咐我,扶手要喷洒仔细,老年人会经常使用,要保障他们的安全,消毒水有腐蚀性,喷洒时要避开人家门口堆放的物品。

  陈师傅那么大年纪,工作起来从不说辛苦也绝不偷懒。有时,我们在楼下换消毒药水时碰见,他会和我说,这栋楼上面还有一层没消杀完,他得再上去一次。

  说实话,我们这份工作,没有人监督。是不是每个楼层都走遍了?是不是把消毒水每一个地方都均匀喷洒到位了?这些完全是靠自己的责任心。这段时间和陈师傅的朝夕相处,他的举动很感染我。

  给大家带来安全感,就是我这份工作的意义

  其实,最初做这份工作的时候,碰到有的居民楼门口贴着“发热门栋”的提示,我心里会有些忐忑,因为这代表这栋楼里出现了有发热症状的家庭,那时候进入这样的楼道是有点畏难情绪的。但消杀工作不能有任何含糊,我鼓励自己,不要紧张,已经做好了防护,而且我背着的就是消毒水,我人到之前,消药水都已经先喷洒过去了,没有必要担心。

  后来,有些发热门栋的居民还会站在窗口喊我们帮忙。我知道,他们是怕我们绕过去不上楼,每当这时,我都会大声地告诉他们,请放心,所有的公共区域我都会认真消杀,绝不留死角。做好防疫保障,给大家带来安全感,就是我这份工作的意义。疫情一天没有结束,我的工作就一刻也不能松懈。

  在我们社区,有很多老年人需要帮助

  在我们这个老旧社区里,生活着很多老年人。前不久,午休的时候,我接到一位婆婆的求助电话,她有糖尿病,胰岛素快用完了,但她眼睛视力不好,看不清楚,没法更换胰岛素笔的笔芯。平常这个活儿都是她儿子来做的,但现在小区封控,儿子过不来。婆婆说,她为这个事情着急了好几天,后来才想起来可以请社区帮忙。

  换胰岛素的笔芯并不难,我用了几分钟就解决了,但这个事情很触动我。回想以前的生活,每天上下班两点一线,马路上、公交车上,根本看不出来谁生活中有什么困难,但在社区工作后,当我真正走进每一栋居民楼,走进别人生活的时候,才发现身边有很多人都像这位婆婆一样需要帮助,这带给我一种很强的冲击感。

  疫情结束后,我愿留在社区工作

  社区书记曾问过我,疫情结束之后,能不能就留在这里成为一名社区网格员?现在我想告诉他,我愿意辞掉以前的工作到社区来上班,帮助有困难的人,用我的双手传递温暖。

  总台央广记者:李思默 【编辑:黄钰涵】



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可向我们举报